<menu id="ocsag"></menu>
  • <menu id="ocsag"></menu>
    <nav id="ocsag"><strong id="ocsag"></strong></nav>
  • <xmp id="ocsag"><menu id="ocsag"></menu>
  • <xmp id="ocsag">
    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中國文學網

    彝文典籍整理研究范疇與策略

    吉差小明
    內容提要 彝族擁有卷帙浩繁的文化典籍,其內容豐富精深、形式多種多樣,構成了彝族文明的歷史畫卷和珍貴文庫,為當代人類精神產品的創造提供了豐富的傳統文化資源和精神領域寶庫。彝文文獻的整理研究是保護和傳承人類智慧、弘揚民族優秀文化的創新之舉。彝文典籍文獻是中華民族具有重要價值的文化遺產組成部分。通過關照彝文典籍文獻存在的形態及特征,探討彝文典籍文獻整理研究的視角、范疇、策略等問題。

      在長期的社會歷史發展過程中,彝族人民集體創造和積淀了豐富多彩的文化遺產,包括物質文化遺產和非物質文化遺產(簡稱“非遺”)。彝文典籍文獻,是屬于非物質文化遺產,具有重要社會價值,是珍貴的文化資源。彝族典籍文獻可以被譽為世間人類歷史文化的活化石,群眾身份認同的表征和民族識別的標記。民族古籍文獻承載著民族思想智慧及深厚的文化意蘊,具有較強的民族凝聚力和活躍的民族情感,是一個國家或民族的精神文化財富。民族典籍文獻在各民族智慧的觀照下,形成了豐富的民族文化。彝文典籍文化是彝族各地區突出的文化亮點。彝族擁有卷帙浩繁的典籍文獻,記錄了彝族社會歷史發展情況,包括人、事、物等歷史變遷,對研究民族社會發展具有獨特的歷史價值和文獻價值。目前彝文典籍文獻大多散藏于民間,彝文典籍文獻資料的整理研究是一項重大的工程,研究彝文典籍文獻的留存概況及文獻價值對文獻保護有一定的參考價值,對彝文典籍文化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與傳承具有重要的歷史意義和現實意義。 

        

      一、彝文典籍研究視角 

      彝族擁有豐富多彩的文化典籍文獻,是在彝族人民漫長的社會歷史發展過程中形成與發展的,是彝族民眾共同繼承與傳播的文化傳統,是彝族人民集體智慧的結晶。彝文典籍文獻資源豐富,內容廣泛,是彝族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彝族文化典籍是彝族人民表達情感和愿望的精神文化產品,是彝族重要的文化遺產。彝文典籍是彝族人民重要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是彝族文化的精華和彝族民眾智慧的象征。彝文典籍是人類智慧與文明的結晶、財富的源泉,在彝族人民現實生活中具有重要的社會作用。從不同視角對彝文典籍整理與研究具有重要的意義和價值。 

        

      ()傳承人研究視角 

      傳承人對彝文典籍文獻的保護與傳承具有至關重要的作用。民俗學家劉錫誠先生認為:“傳承人是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重要承載者和傳遞者,他們以超人的才智、靈性,貯存著、掌握著、承載著非物質文化遺產相關類別的文化傳統和精湛技藝,他們既是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活的寶庫,又是非物質文化遺產代代相傳的‘接力賽’中處在當代起跑點上的‘執棒者’和代表人物。”彝文典籍的保護與傳承,對國家統一發展、民族團結和諧、社會穩定發展及建設具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精神家園有一定的作用。通過對彝文典籍的整理與研究,弘揚彝族人民優秀的傳統文化,促進建設和諧文明彝區。彝文文獻的收集、挖掘、整理是保護和傳承優秀傳統文化的重大舉措。 

        

      畢摩是彝族史詩重要的傳承者,在各種民俗活動中演述彝文畢摩典籍,成為彝族典籍敘事傳統和民俗傳統中最活躍的歌手。目前政府關注和重視民族典籍文獻保護工作,典籍文獻傳承者和受眾是各民族典籍傳承核心部分。在多元文化和全球化的視野下,民族文化典籍的保護與傳承受到前所未有的沖擊和挑戰,同時也給典籍文獻帶來了鮮活生存的契機。運用現代化技術和媒介,對民族文獻強力保護和傳承具有重大的意義。 

        

      ()“非遺”研究視角 

      中華民族擁有卷帙浩繁的古籍文獻,是中華民族重要的歷史文化載體,是中華民族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重要組成部分。古籍文獻是人類最為寶貴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是人類豐富多彩的精神文明來源,是族群歷史文化和民俗傳統的重要載體,是人類社會歷史發展過程中形成的集體智慧表征,成為一個民族文化的重要標志。 

        

      民族典籍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整理和研究屬于中國古典文獻學研究范疇,在“非遺”視域下保護和傳承民族典籍具有現實意義和時代價值,如彝文典籍數字化研究。傳統的典籍目錄檢索是通過分類卡片和書目檢索手工方式進行,隨著社會發展和科技進步及計算機數據庫技術飛速發展,典籍文獻數字化具有可操作性,古籍機讀目錄格式逐步應用于古籍文獻檢索服務當中,古籍文獻書目數據庫的建設也成為古典文獻數字化建設的一個重要內容。典籍數字化是新世紀典籍文獻存在的一種形態和方式,對弘揚傳統優秀文化和人類精神文明具有重要的作用。因此從“非遺”保護視角研究典籍文獻數字化具有實效意義。 

        

      ()典籍研究機構視角 

      民族典籍文獻工作機構不同,其數字化方式和數字庫建立目的也不同。我國有幾類典籍非遺數字化工作機構,包括大學教學、科研研究院和其他各種社會研究工作機構。這類機構的典籍數字化工作具有較強的目的性,他們主要根據教學工作和科研工作需要來進行典籍非遺數字化處理和建立有目的性的典籍非遺數據庫網絡平臺和電子化典籍非遺檢索系統。如北京大學中文系的全唐詩檢索系統、全宋詩分析系統等。還有各類圖書館的典籍非遺數字化工作,包括大學院校圖書館和專門圖書館機構。這類機構主要是為了更好的收藏圖書和供人們分享使用資料,并且有選擇性和目的性收藏圖書信息,如國家圖書館的敦煌文獻數字化項目等。還有政府機構和商業機構典籍非遺文獻數字化工作,政府是為了更好的傳承民族優秀傳統文化和挖掘人類精神文明資源,進行對典籍文獻數字化處理。而商業機構是為了圖書利益,根據市場需求選擇不同的典籍非遺數字化工作。 

        

      二、彝文典籍研究范疇 

      彝文典籍文獻具有跨學科研究的豐富內容,目前彝文典籍不論是從典籍文獻的本體研究,還是典籍文獻的跨學科研究,都存在很多薄弱環節。因此研究典籍文獻需要選擇合適的學科視角,在全面把握彝文典籍文獻的基礎上,加強典籍文獻研究的理論建設,采用正確有效的研究方法。這樣可以充分發揮典籍文獻所具有的學術價值和研究價值,推動中國古典文獻學科相關學術研究穩定向前發展。在實際實踐過程中,彝文典籍文獻具有不同的研究策略和研究范疇。 

        

      ()彝文典籍數字化研究范疇 

      典籍文獻信息載體向數字化、網絡化和媒體化方向發展,彝文典籍非遺需要新的載體形態取代舊的典籍介質。典籍非遺數字化是典籍非遺影像光盤的制作及檢索系統建立的必要條件和必然結果。在計算機網絡典籍非遺展示平臺,典籍非遺以黑白相間的數字化電子文本、數字化的五彩互映圖像資料和數字化的動態影像視頻,構成一幅文字清晰、圖像逼真和視覺感官系統。 

        

      彝文典籍文獻是我國民族古籍文獻的重要組成部分,主要分布在云南、貴州、四川和廣西等彝族地區和國內外教學機構和科研機構。彝文典籍是中華民族重要的文化遺產和精神內核,具有獨特的學術研究史料價值、藝術價值、文化價值和社會價值。彝文典籍整理研究的目的在于科學有效地保護、搶救和開發利用優秀的彝族歷史文化。全面了解彝文典籍文獻分布情況、保存情況及數字化現狀,在充分了解典籍存在樣態和尊重民眾情感的基礎上,提出有針對性的彝文典籍整理研究的策略和方法。 

        

      彝文典籍非遺數字化處理包括文本數字化處理、圖像數字化處理、音頻數字化處理和視頻數字化處理。這對彝族歷史文化研究具有重要的史料價值和參考價值。正如梁愛民、陳荔京曾提出:“《國家珍貴古籍名錄》中的古籍進行圖像數字化,有利于學界對珍貴古籍的研究利用,有利于社會大眾閱讀豐富的文化典籍,并將對珍貴古籍原件的保存保護起到關鍵作用。”彝文典籍文獻數字化研究不僅有助于建構彝文典籍文獻數據庫,也有助于弘揚彝族優秀傳統文化和塑造民族高尚精神品格;有助于民族典籍文化資源共享和便捷檢索典籍資料;有助于彝文典籍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與傳承。以跨學科和多維度視角研究彝文典籍非遺數字化具有一定的意義和價值。 

        

      隨著社會的發展、時代的進步和科技水平的不斷提高,政府和研究機構加強了對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和搶救力度。數字化技術對典籍非遺文化的保護和傳承提供了一定的技術保障和研究基礎。目前,彝文典籍文獻數字化整理研究是一種嶄新的研究范式和文獻研究范疇。 

        

      ()彝文典籍整理研究基本原則 

      彝文典籍文獻整理研究工作是一項非常艱巨的任務和重大的工程項目。彝文典籍文獻整理研究要與彝區社會發展和經濟文化發展結合,有效傳承和傳播彝文典籍文獻非遺精神,促進彝區文化事業發展和經濟生活提高。因此對彝文典籍整理研究具有一定的原則:1.彝文典籍整理研究與社會可持續發展相結合原則。2.彝文典籍整理研究符合時代需求原則。3.彝文典籍整理研究滿足人類現實生活需要的原則。4.彝文典籍整理研究以保護和使用典籍為首要原則。5.彝文典籍整理研究保持鮮活性的原貌原則,即典籍內容的保真性原則。6.彝文典籍整理研究要保留民族文化特色和民族元素原則。7.彝文典籍整理研究協調發展原則。8.彝文典籍整理研究要保持彝族各地域文化特色原則。9.彝文典籍數字化的科學性原則。10.彝文典籍整理研究的共享性原則等。 

        

      彝文典籍整理研究過程中,時刻關注時代需求和人類的需要,人是典籍文獻的使用主體,賦予其鮮活的生命力。彝族文化獨特豐厚,在典籍整理研究中始終突顯民族特色,尤其是畢摩典籍文獻中充滿了畢摩文化特色。同時關注典籍文化的地域特色,尤其是田野典籍的圖片和視頻真實展示的地域文化特性。彝文典籍整理研究要把民族區域文化發展的優勢和經濟發展的增長因子結合起來,促進文化、經濟和社會共同發展。 

        

      三、彝文典籍整理研究策略 

      中華民族典籍文獻是重要的歷史文化遺產,承載著各民族社會發展的歷史信息和深厚的文化內涵,是中華民族文明發展的文化印記和歷史見證。典籍文化數字化作為保護與傳承珍貴典籍文獻的重要手段,可以有效地儲存典籍非遺資料。借助網絡媒介和電子技術等,對彝文典籍非遺數字化處理,為后世子孫提供清晰可見的典籍文獻原貌和各種版本形態。彝文典籍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整理研究,可以促進文獻典籍的傳播和共享空間,弘揚優秀人類文化遺產和推動人類精神文明的建構。彝文典籍整理研究策略包括:1.征集大量口碑典籍文獻;2.加強典籍文獻實際運用效應;3.強化典籍文獻整理研究專業人才隊伍建設;4.科學有效地保護典籍文獻。 

        

      ()征集大量口碑典籍文獻 

      口碑古籍文獻是一種活躍于民間的群眾性口頭傳承,概念范疇與民間文學和中國古典文獻學存在著交叉重疊的特點。口碑古籍與民間口傳文學主要聯系在于它們的概念范疇、內涵所指、學術范式等。口頭文學是民間文學中口頭傳承的有機構成部分,屬于口頭傳統的系統范疇和概念含義。口碑古籍不僅屬于民間文學的概念范疇,同時屬于中國古典文獻學的概念范疇。口碑古籍文獻以口頭傳承為重要特點,口頭傳承以口頭詩學、表演理論、民族志詩學等理論范式為學科支撐。口碑古籍具有文本性、表演性和傳統性等特征,具有一定的民間敘事傳承規律。因此大量搜集整理口碑典籍是彝文典籍研究整理的重要一步。 

        

      ()加強典籍文獻數字化研究技能 

      彝文典籍文獻整理研究是中國文獻整理研究的必然結果,是中國古典文獻學學科研究的重要內容。如彝文典籍文獻數字化研究需要對應的專業人才。典籍數字化對專業能力和技術能力較高的要求,不僅需要懂典籍文獻方面的知識,也得懂網絡技術、電子科技和典籍數字化信息制作等方面的知識和技能。正如高建輝、徐彩玲、余正祥提到古籍文獻數字化需要三類人才:“它需要有三類人員或者復合型人才。第一類是古籍整理翻譯人員,第二類是古籍修復人員,第三類是信息技術人員。”典籍文獻數字化是一種在非遺視域下對其進行數字化研究的策略,是典籍文獻傳統收藏和傳承方法與現代科學技術保護和傳承方法的結合,是一種重要的典籍文獻保護和傳承策略,同時也是人類優秀文化遺產保護的重要舉措。 

        

      ()強化典籍文獻數字化專業人才隊伍建設 

      關于加強典籍文獻數字化專業知識和技術技能的對策,高建輝、徐彩玲、余正祥認為:“第一,教育機構應開設彝文古籍整理、翻譯、數字化處理及建庫相關的課程。第二,培訓充實現有古籍保護隊伍,使之學習相關技術,提高現代化水平。第三,提高彝文古籍工作者的社會地位和待遇,吸引更多有志之士加入彝文古籍數字化保護的工作之中。”彝文典籍數字化工作量非常大,需要充足的工作時間和結構化的專業團隊。首先,收集公開出版或內部資料典籍文獻,對其深入分析、分門別類,以待數字化處理。其次,專業團隊深入彝族民間征集口碑典籍(口傳)和手抄本的典籍文獻,尤其是在彝族人民現實生活中具有較高的民俗價值和社會功能的文獻。在彝區做田野調查時客觀如實的記錄口碑典籍的生命本原和存在語境。不同技術專業人員分工工作,如有的負責照相,有的負責攝像(錄像),有的負責錄音,有的負責后期服務以便順利完成典籍的記錄整理。同時專業人員和通曉民族語言文字的工作人員共同對記錄信息資料的整理形成口碑典籍的圖像資料、音頻資料和視頻資料三種樣態。再次,從類型學視角出發,課題組成員集中對所征集或收集到的彝文典籍文獻進行分類,同時綜合探討關于彝文典籍數字化的策略。典籍數字化策略包括典籍錄入計算機的載體形式、典籍電子化的呈現方式、典籍數字化的內容和典籍數字化的檢索技術及典籍數字化的網絡平臺等。最后以多維視角出發,全面對典籍文獻數字化處理,包括圖像數字化、視頻數字化和文字數字化,其中圖像和視頻是真實反映典籍原貌的鐵證,通過一定的科學技術手段對其進行儲存即可。文字數字化需要大量的工作,包括對彝文典籍文獻的整理、翻譯和錄入等。文本錄入時采取四行翻譯規律,包括彝文、國際音標、直譯和意譯形式,充分體現典籍的原貌,具有較高的文獻參考價值。 

        

      彝文典籍文獻不僅是彝族人民寶貴的優秀傳統文化和精神文明建設的重要資源,也是中華民族典籍文獻的重要構成部分。典籍文獻數字化資源是中國各高校教學機構、科研部門、研究機構和圖書館分管圖書機構等主要工作的內容。全面觀照彝文典籍文獻的特殊性和獨特性,根據彝文典籍非遺現存樣態和現實的需求,建立體系化、整體化的典籍文獻數字資源庫群,構成中華民族典籍數據庫的一部分。綜上所述,彝文典籍文獻整理與研究是現實生活的需要和時代發展的需要。同時其具有較高的歷史文化研究史料價值和文化教育功能。 

        

      四、結語 

      彝文典籍文獻是彝族人民優良的傳統文化載體,是他們珍貴的物質財富和精神財富。針對彝文典籍文獻始終堅持“在傳承中求保護,在保護中求發展”的基本原則,快速、穩定、全面地發展民族古籍,盡量做到可持續發展。彝文典籍蘊含著中華民族的內在精神文明內核,是彝族文化主要載體。從不同視角及研究范疇,對彝文典籍文獻全面研究具有重要的意義和價值。如利用現代信息技術將彝文典籍記憶媒介轉化為電子媒體、電子讀物和網絡資料等。依據彝文典籍文獻的內容和特征,建立彝文典籍資料數據庫,使文化記憶以電子和網絡為媒介,利用互聯網在世界范圍內進行學術交流和資源共享,對典籍文獻資料檢索和文史研究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參考文獻 

      [1]高建輝、李全華、余正祥、李仲良.彝文古籍保存現狀及其數字化保護中面臨的難題研究[J].圖書館研究,2016,(01). 

        

      [2]陸寧.談談貴州彝文古籍的保護與利用[N].貴州民族報,2014-05-29(B03). 

        

      [3]東人達.彝文古籍與彝族史學理論評述[J].史學史研究,2005,(01). 

        

      [4] 范波.試論貴州彝族古籍整理及分類[C].彝文古文獻與傳統醫藥開發國際學術研討會,2001. 

        

      [5]唐碧君.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背景下民族古籍的保護與開發——以彝族創世史詩《查姆》為例[J].貴州師范學院學報,2011,(08). 

        

      [6]朱崇先.彝族古典文獻的保護與開發利用[J].云南民族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7,(11). 

        

      [7]普梅笑.彝族古籍的數字化保護和開發[J].河池學院學報,2009,(06). 

        

      [8]祿玉萍、吳勰、黃衛華.論黔西北彝文古籍文獻數字化建設[J].畢節學院學報,2010,(09). 

        

      [9]畢節20部彝文古籍進入珍貴古籍名錄[EB/OL].中國涼山州新聞網http://www.lszxc.cn2010.6. 

        

      注釋 

      1劉錫誠:《傳承與傳承人論》,《河南教育學院學報(哲社版),2006年第5期。 

        

      2梁愛民,陳荔京:《古籍數字化與共建共享》,《國家圖書館學刊》,2012年第05期。 

        

      3高建輝,徐彩玲,余正祥:《貴州彝文古籍保存現狀及其數字化保護策略調查研究》,《內江科技》,2015年第8期。 

        

      4高建輝,徐彩玲,余正祥:《貴州彝文古籍保存現狀及其數字化保護策略調查研究》,《內江科技》,2015年第8期。 

    极速时时彩平台极速时时彩主页极速时时彩网站极速时时彩官网极速时时彩娱乐 淄博 | 临夏 | 大连 | 信阳 | 东方 | 日土 | 凉山 | 黑龙江哈尔滨 | 遵义 | 深圳 | 简阳 | 包头 | 聊城 | 四平 | 唐山 | 南阳 | 邯郸 | 溧阳 | 馆陶 | 马鞍山 | 靖江 | 桐城 | 湖州 | 商洛 | 龙口 | 天水 | 那曲 | 商丘 | 海门 | 石嘴山 | 吐鲁番 | 宿州 | 泗阳 | 云南昆明 | 忻州 | 云南昆明 | 大庆 | 甘肃兰州 | 偃师 | 文昌 | 宣城 | 五家渠 | 佳木斯 | 台山 | 秦皇岛 | 大同 | 铜陵 | 赤峰 | 台山 | 延安 | 海南 | 驻马店 | 秦皇岛 | 海拉尔 | 枣庄 | 通辽 | 陵水 | 漳州 | 潍坊 | 嘉兴 | 诸暨 | 大丰 | 铜陵 | 河源 | 天水 | 鸡西 | 绵阳 | 天门 | 湖北武汉 | 瓦房店 | 朔州 | 宝应县 | 台湾台湾 | 廊坊 | 恩施 | 防城港 | 张家口 | 文昌 | 启东 | 西双版纳 | 来宾 | 乐平 | 随州 | 宁夏银川 | 安庆 | 任丘 | 广汉 | 邢台 | 苍南 | 临汾 | 新余 | 威海 | 琼中 | 肇庆 | 河北石家庄 | 台湾台湾 | 正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