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ocsag"></menu>
  • <menu id="ocsag"></menu>
    <nav id="ocsag"><strong id="ocsag"></strong></nav>
  • <xmp id="ocsag"><menu id="ocsag"></menu>
  • <xmp id="ocsag">
    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中國文學網

    古籍整理之影印出版芻議

    戰葆紅
    內容提要 本文結合編輯出版古籍影印圖書的工作實踐,介紹了該類圖書出版過程中的主要工作流程、經驗,以及應該注意的一些常見問題。包括:如何發現文獻的出版價值、如何挖掘優秀的選題;如何通過對文獻的編輯整理保證圖書的學術價值;如何通過技術手段保持古籍的原貌,提高圖書的品質等。

      中國的古籍數量繁多,內容廣泛。將古籍加以整理出版,是出版人十分重要的工作。 

        

      古籍整理工作不僅是對中國古代書籍進行審定、校勘、注釋等,還包含今譯、選注、匯編、輯佚、影印等。其中影印出版是古籍整理工作中最基礎和極重要的一項工作。如此意義重大的工作,想做好并不容易。筆者多年來從事古籍整理出版工作,近年來更有多套大型古籍叢刊獲得國家古籍出版專項資金資助。下面筆者就結合工作實踐,談談多年來編輯出版古籍影印圖書的一些體會,主要是在編輯出版的各個環節的一些經驗和需要注意的一些常見問題。 

        

      一、開闊思路,挖掘選題 

      出版工作的第一個環節就是確立選題。通常,影印古籍類出版選題的選擇方向主要有以下幾類: 

        

      一是古籍中的善本、孤本、稀見本。其目的主要是保存版本,使一些不可多得的宋、元本古籍和明清刊善本得以保留并流傳。其中散失在國外的古籍資料更為重要。 

        

      二是一些常用書、必備書。這些經過古籍界多年的努力,已經出版了不少,如《十三經注疏》《二十五史》《康熙字典》等。 

        

      以上兩類古籍的選題比較容易確立,編輯只要能找到底本,比較好操作。本文主要就下面兩類圖書選題的深入挖掘,結合工作實踐談點體會。 

        

      一是確立相關專題,將前世散見眾書的資料,條分縷析,匯于一編出版,以便于學界查考研究。 

        

      比如筆者編輯的《新編太學文獻大成》就是這樣的一部圖書。自古及清末,太學的資料甚多,《二十四史》《文獻通考》《歷代職官表》等皆有記載。明清兩朝,則出版了《皇明太學志》《國子監志》等專志,可惜的是,這些資料后世鮮見梓行,存世原刊本,已屬極為罕見的珍稀善本,世人難得一見。該書輯錄了《欽定國子監志》《欽定國子監則例》《國學禮樂錄》《學部官制并改設國子監官缺章程》《皇明太學志》《廟學典禮》《國學事跡》《續南雍志》《頖宮禮樂全書》《太學坊表》等資料,向讀者展示了一部太學史,即一部自上古三代至清的高等教育史。這個選題對中國古代文化史、教育史,以及國家教育政策的研究,皆有裨益。 

        

      又如筆者出版的《詩經要籍集成》。《詩經》著述浩如煙海,有些古籍分散存藏在各地和境外,研究者難窺全貌。該書收集了漢至民初有代表性的《詩經》要籍,并于每書附有撰寫的提要,后又編輯出版了《詩經要籍集成二編》,以上兩書基本收盡歷代詩經學的重要著作,在學界獲得了好評。 

        

      這些古籍文獻本來就存在,那么編輯為什么還要冥思苦想一個選題,不辭辛苦地將它們輯錄在一起,核對底本,校對原稿,設計封面,花費資金出版呢?主要的目的就是要把這些有價值的資料、文獻匯集起來,一來可以免去學者四處查找資料之苦,這些資料如果不匯集起來出版,囿于文獻存于各處,或者善本不便借閱等原因,一般學者很難見到這些文獻。二來通過輯錄出版,對相關資料文獻進行梳理,使之成為深入研究的基石。舉例來說,詩經學中的二《南》問題,從民國初年的大師章太炎、梁啟超的研究,到曾任中國科學院院長郭沫若組織的“南”是樂器的大討論,多年來一直存疑,其實他們的爭論,清人有兩本書早就考證論說清楚,但因為這些書并非是一代名著,或者是稿本、抄本,大師們、學者們未曾看到,仍去重蹈古人已經探索明白的路,其探索成就尚不及古人。這就是這類圖書出版的價值所在。中國的古籍文獻是一個巨大的寶庫,抓住一個主題不論是按照橫向發展,抑或縱向發展的方向,都可能挖掘出一個好的選題。 

        

      二是一些機構或藏書家所藏的珍貴文獻資料,其特點是這些藏書早就蜚聲中外,有許多珍本、孤本,由于種種原因一直難窺全貌,這無疑是學界的一大憾事。 

        

      比如筆者出版的《傅惜華藏珍本叢刊》工程就是這類選題中的精品。傅惜華,著名戲曲曲藝研究專家及藏書家。其在戲曲、小說、曲藝等領域的藏品數量之大、種類之全、精品之多,極其罕見,是研究戲曲史、戲曲表導演、戲曲音樂的珍貴文獻資料庫。我們挖掘出版了《傅惜華藏古本戲曲珍本叢刊》《傅惜華藏曲譜身段譜叢刊》《傅惜華藏小說珍本叢刊》。其中有關曲譜身段譜的出版,為讀者提供了大量曲譜和身段譜珍本秘籍的原貌,可以讓資料極少、瀕臨危殆的曲譜絕學得以復蘇;同時也為昆曲舞臺演出提供了眾多可資借鑒的范本,有經驗的演員持有這種曲本,很快就能排演登場。因此,對昆曲的保護傳承、推陳出新具有重要的意義。 

        

      類似的選題還有筆者所在的學苑出版社出版的《清車王府藏曲本》和即將出版的《未刊〈清車王府藏曲本〉》。《清車王府藏曲本》是清代北京車王府所藏的戲曲、曲藝手抄本的總稱,是一部卷帙浩繁的戲曲、曲藝巨制。該書的出版對學者、研究者研究、利用曲本,提供了更翔實、原始的文獻資料。 

        

      這類圖書選題出版的價值在于通過編輯的努力,這些努力包括找尋到相關文獻、組織專家整理、落實資金,最終使這些稀見資料面世。往往能填補文獻空白,對學術研究起著不可低估的推動作用。 

        

      二、選擇好的底本,提高圖書的出版價值 

      確立選題之后,為了保證圖書的品質和價值,在影印整理之前都必須選擇好的底本,底本要盡量選擇善本。何為善本?這是一個自宋代開始一直探討至今的話題。歷代學者對此都有自己的標準。清人張之洞曾經說過:“善本之義有三:一、足本,二、精本,三、舊本。”時值今日,版本學家提出了劃分善本標準的“三性”原則———歷史文獻性、學術資料性、藝術代表性。凡具備這“三性”,或雖不全備其中之一二又流傳較少者,均可視為善本,有價值的底本。 

        

      選擇好底本需要編輯有一定的目錄學和版本學的功底,在具體的操作過程中要善于利用工具書,同時要多征求專家的意見。 

        

      三、謹慎處理編輯過程中的常見問題 

      古籍圖書版本繁雜,在編輯過程中,會出現各式各樣的特殊情況,很難硬性執行現在的編輯規范,需要在變通的基礎上,符合現代的編輯要求。這個度如何掌握,要根據具體的書稿情況,靈活處理。現以《傅惜華藏曲譜身段譜叢刊》(該書是“十二五”國家重點圖書出版規劃項目、國家古籍整理出版專項經費資助項目)為例,就編輯古籍圖書工作中遇到的常見問題,在此進行討論。 

        

      1. 如何確定古籍的書名 

      該書是一套100冊的大型叢刊,需要多方人員參與,在整理之初,就制訂了整理、掃描、編寫提要的工作指導原則。然而拿到稿件后發現,掃描文件目錄與原書名、提要書名不統一。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一是因為掃描的人與撰寫提要的不是同一人。如原掃描目錄《曲譜五種》,應改為《曲譜六種》,二是有個別書,原書名無“曲譜”“身段譜”“身工譜”“全譜”等字樣。 

        

      關于確定書名的原則,原來的凡例中規定:“書名一般以卷端題署著錄,卷端殘缺以封面或版心等為依據著錄。”然而書中存在的這些無卷端、無封面、無版心的書,如何確定書名? 

        

      經與主編、相關專家反復協商討論,確定如下原則并將凡例做出修改:“書名一般以卷端題署著錄,卷端殘缺或其所題不足以代表全書內容的,以封面或函套書簽、版心題署著錄,以上均殘以前人編目及書中內容為依據著錄。為統一體例,部分書名可酌情對原書所題順序加以調整,或據其內容,加‘曲譜’或‘身段譜(身工譜)’等字,并對原題錯訛或表述不清處加以改正。如封面原題:‘花報瑤臺南柯夢’,現書名作《南柯夢花報瑤臺曲譜》;封面原題:‘養子身斷曲譜’,現書名作《養子身工譜》。” 

        

      這樣做是兼顧了原文獻的內容和新書的體例統一。 

        

      2. 簡繁體字如何統一 

      因書名中有簡體字也有繁體字,為統一全書又不破壞文意的理解,按下列原則處理,并在凡例中說明。《傅惜華藏曲譜身段譜叢刊》的《凡例》中規定:“盡量使用簡化字,在可能產生歧義時,酌用繁體字或異體字。”所以全書一般使用簡體字,但對專有名詞或人名等,就用繁體字,如“昇平署”,已約定俗成,故不寫作“升平署”(新近出版的《中國京劇百科全書》便是這樣處理的);梅巧玲的“景龢堂”不能寫作“景和堂”,否則,連京劇界人士都不知道“景和堂”是誰家的堂名了。但書名若均統一為繁體字,提要是簡體字,全書就不統一了。還是遵照《凡例》所說,“盡量使用簡化字”為好。 

        

      3. 大型叢刊如何分冊 

      在排版時,由于分冊原因,有時會將某種文獻拆分為兩部分,但這樣會影響文獻的完整性。《傅惜華藏曲譜身段譜叢刊》為了保持單種書在排版分冊時的完整,且不違背凡例中規定的“以原始作者的生活時代或創作時代排序”的要求,分冊時作了靈活處理。盡量堅持凡例的原則,有的作了微處理。如原順序為:《昆曲曲譜清昇平署抄本》488頁、《乾隆抄本曲譜十種》142,如按此順序,這一冊書頁數過多,于是將《乾隆抄本曲譜十種》調到《昆曲曲譜清昇平署抄本》之前,讓《昆曲曲譜清昇平署抄本》單獨成冊,既照顧到文獻的完整性,也兼顧到每冊圖書頁數大體平衡,有利于后來圖書的設計和裝訂。 

        

      4. 排版時的技術處理應細致恰當 

      由于古書流傳時間久,加之存在保存不當等原因,古籍圖書常會出現殘缺、漫漶等情況,影印出版時要做仔細的處理,可以在底本之外選擇一種好的本子,做配補或抄補。一般謹慎做描修,以免古書失真或出現差錯。原則上不做加工,保持古書的原風貌。 

        

      在排版中要注意,修圖、切割書影時要在保持原書影不丟失信息的前提下,盡量清晰。最好采用中式右翻的版式,使圖書還存有古書的風韻。 

        

      5. 如何選擇影印書的版式 

      一般來說,影印書的版式有三種,一是采用線裝形式,原大影印,盡量保存古書原貌,在保存文獻價值的同時,彰顯中國古書特有的韻味。二是做成精裝書,或按照原書大小,或照原書放大或縮小,這種情況,應在凡例或出版說明提要中,表明原書尺寸。三是用拼貼縮小的辦法,采取16開本,分三欄或四欄。采用哪種版式應該根據文獻的情況,包括底本的品相、字體大小,以及圖書的體量、價格、市場等多方因素綜合考慮。 

        

      6. 如何善用前言、凡例、出版說明、后記、索引 

      整理古籍影印出版,選用底本,整理方法,編排原則、體例等,可以利用這些文字給予讀者交代。讓讀者對本書的價值、內容有個大致的了解。由整理者、主編撰寫的,應該署他們的名字。由責任編輯編寫的出版說明,一般署出版社的名字;由個人署名的代表個人的學術見解,文責自負,由出版社署名的一般僅站在客觀立場上,對圖書的體例、版本、編排做介紹。 

        

      古籍影印出版,不僅能匯集大量珍貴的歷史文獻資料,挖掘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精華,同時也是存亡繼絕的一項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工作。其中,編輯的工作雖然是默默無聞的,但同時責任也是重大的,肩負著傳承文明、傳播文化的重擔,我們應該盡最大的努力,編輯出版高質量的古籍圖書,不負我們的時代,不負我們的職責。 

    极速时时彩平台极速时时彩主页极速时时彩网站极速时时彩官网极速时时彩娱乐 三亚 | 德州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泰州 | 襄阳 | 眉山 | 温州 | 商洛 | 恩施 | 咸阳 | 盐城 | 吕梁 | 诸暨 | 海西 | 鄢陵 | 昌都 | 娄底 | 呼伦贝尔 | 安吉 | 安顺 | 南平 | 项城 | 改则 | 海门 | 青州 | 柳州 | 泰安 | 库尔勒 | 惠州 | 巴中 | 铜陵 | 山南 | 东莞 | 陕西西安 | 醴陵 | 招远 | 深圳 | 晋城 | 齐齐哈尔 | 乐山 | 仁寿 | 杞县 | 黔西南 | 临海 | 江苏苏州 | 淄博 | 榆林 | 杞县 | 惠东 | 平顶山 | 白银 | 屯昌 | 中卫 | 安徽合肥 | 梧州 | 石河子 | 晋城 | 长葛 | 恩施 | 常德 | 东莞 | 芜湖 | 禹州 | 海南海口 | 延安 | 德宏 | 鞍山 | 无锡 | 白山 | 三沙 | 澳门澳门 | 扬州 | 德阳 | 莱芜 | 齐齐哈尔 | 靖江 | 吴忠 | 三亚 | 简阳 | 濮阳 | 阿拉尔 | 澳门澳门 | 东莞 | 偃师 | 临猗 | 任丘 | 江西南昌 | 商丘 | 德州 | 苍南 | 鞍山 | 蚌埠 | 深圳 | 溧阳 | 大理 | 楚雄 | 琼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