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ocsag"></menu>
  • <menu id="ocsag"></menu>
    <nav id="ocsag"><strong id="ocsag"></strong></nav>
  • <xmp id="ocsag"><menu id="ocsag"></menu>
  • <xmp id="ocsag">
    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中國文學網

    古籍整理的新收獲——評介田啟霖先生的《明清會元狀元科舉文墨集注》

    王湘

      20163月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隆重推出田啟霖先生的《明清會元狀元科舉文墨集注》(本文以下簡稱《集注》),該書精裝五冊,選收明清兩代科舉會元狀元文墨(八股文)470,匯集了明清科舉名家的八股文精萃,展示了明清八股文的發展脈絡和體式變化,是近百年來八股文研究整理的新收獲。該書的出版對今后中國古代科舉史、文體演變史及八股文的研究都具有重要意義。 

        

      一、八股科舉的形成演變及近百年研究的缺失 

      認識《集注》整理出版的意義,有必要對明清八股取士形成演變的歷史過程及近百年的研究狀況作簡要的回顧。 

        

      梁章鉅《制義叢話·側言》說:“制義始于宋,而盛于明”。北宋王安石變法,改革科舉制度,罷詩賦及明經諸科,代以經義、論、策試的取士之法,“制義”因之而成。明代科舉“科目者,沿唐、宋之舊,而稍變其試士之法,專取四子書及《易》、《書》、《詩》、《春秋》、《禮記》五經命題試士……其文略仿宋經義,然代古人語氣為之,體用排偶,謂之八股,通謂之制義”1 。清代科舉沿襲明制,仍以八股取士,八股文成為明清文章正宗和官定文體。 

        

      八股文是中國古代文化發展與中國封建社會政治改革科舉制度變革結合的產物。封建階級政治家根據社會政治和科舉制度變革的需要,把中國古代文化的內容和體式加以利用和改造,造就了“制義”的“八股文”,用以為封建政治服務,官定文也流為正宗。這使八股文的命運與封建制度的盛衰關聯在一起。到了二十世紀初年,隨著清王朝的衰敗,八股取士的科舉制度也被廢止。清光緒27(1901)829,清廷召令在科場考試中廢止八股文體,沿用了五百余年的八股取士科舉制度終于壽終正寢。繼戊戌變法后的新文化運動對“八股取士”進一步批判清算,不僅“八股取士”的科舉制度廢止了,而且八股文的文化特質也被徹底否定了,成了“迂腐俗套”、“陳詞濫調”的代名詞。從此“八股文”人人討而誅之,被打入歷史的垃圾堆中。 

        

      隨著時間的推移,思想文化和學術的發展,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人們又開始發現八股文的歷史地位和學術價值似乎并非應當全盤否定,而且深入全面科學評價科舉文化及文學演變,似乎也無法回避八股文。缺失了對“科舉”、“制義”的研究,也無法全面認識中國的古代文化和明清的歷史。于是有學者試圖開展這一領域的研究,學界開始偶有論述八股文的文字,但終因沉寂日久,荒蕪太甚,加之文字艱深,文體晦澀等原因,當今學者深入研究者少,文獻整理和分析研究成果罕見。 

        

      當今學者真正下功夫開拓耕耘八股文者當推田啟霖先生。他于偏僻之吉林白城之地,朝思暮思,焚膏繼晷,終于進到“科舉”、“制義”的陳館舊架前,凡三十余年,不斷進取,在八股文的研究整理方面取得成就,終于完成了八股文的集注工作。這部五冊的《集注》是田啟霖先生長期研究整理八股文的心血結晶,也是我國近百年來八股文名篇精選的總集。 

        

      二、《集注》的體例、特點 

      《明清會元狀元科舉文墨集注》收錄從明朝洪武四年(1371)辛亥至清朝光緒三十年(1904)甲辰進士科會試會元、狀元文墨470,其中包括正文收四書文441,補編五經義11,對策文18篇。所選分明清兩朝,按士人會試中試先后為序,同科會元在先,狀元在后,形成明清五百年八股取士文墨的編年體。明清兩朝已有“宦途非由進士出身者不貴,而進士一科非得元不榮,故舉世趨之若鶩”2 的社會風氣和文化氛圍,《集注》順序安排恰好反映出明清時代的這種社會文化特點。 

        

      《集注》選篇體例,包括作者小傳、題解、作品、注釋、集評等五項,本文僅對“題解”、“注釋”、“集注”三項作簡要評介。 

        

      1. 題解 

      《集注》“題解”可謂別具一格,首先說明題出某書某段文字,再提示篇旨,這有助于現代讀者準確把握作品,并在無形中引領讀者學習儒家經典“四書”。《集注》題解另一個值得關注的地方是其中所包含的本書選編者田啟霖先生的評語。田先生憑借數十年研究整理八股文的深厚學養,對八股文的認識評價獨具慧眼,切中要害。如錢福會墨《好仁者無以上之》,田先生評說“錢福此文,氣勢宏闊,絕似太史公之文。文中水火芻豢蛇蝎鴆毒語,多為古人訾議,只是吹毛求疵因小失大而已。”又如《集注》所選王守仁《志士仁人》一文,田先生評為“本文從存心著眼,已見理學家本色。”再如所選王世貞《天下大悅咸以正無缺》一文,田先生認為是將司馬遷的篇法、句法、字法運用于八股文中,并使用司馬遷的“意行法”解決“法先意”與題旨的矛盾。田先生把八股文放在中國文學發展的脈絡之中,既能站在史的高度,從大處著眼,又不忽略作家個人的創作特點,思想脈絡,手法技巧。此類評語不僅體現田先生的八股文研究功底,亦給當今治八股文者以啟發。 

        

      2. 注釋 

      《集注》中的“注釋”也可以看出田啟霖先生深厚的學問功底和嚴謹的治學態度。八股文注重先秦經典及其注疏和典故的引用,多用當時書面語,《集注》的注釋重視點出八股文所用詞語的原始出處,所引經史子集之典籍基本為唐宋前古注疏。這是一項費時費力并且需要具有深厚古文功底才能完成的工作。田先生的注釋用語簡潔,出典句句落實,讓讀者在閱讀中潛移默化提高文化修養,同時為他人對八股文作進一步研究提供了非常好的資料。正如張大可教授所說:“《集注》注釋與行文貼合八股文,繁簡適度,在當今古籍整理注釋體例中當屬上品。”3 《集注》選文篇篇都出自金榜題名的進士之手,篇篇都是嘔心瀝血之作。這些作品充滿著強烈的時代色彩和個人風格特點,與現代人的思想、生活有著較大的時空距離,經過田啟霖先生的注解,在一定程度上縮短了與讀者的距離,也消除了作者與讀者因時代歷史語言文化變遷帶來的巨大隔閡,使現代讀者有可能進入晦澀艱深的“八股文”境界,從而開展對這一重要文化現象和領域的深入開掘。 

        

      3. 集評 

      明清時期文獻典籍評點興盛,這一時期,對八股文的評點也大量出現,有的評點目的在于指導他人閱讀和寫作,而有的評點如王陽明在《文章軌范序》中指出的乃“獨為舉業者設”。選刊文獻時,將諸家評點匯集在一起,即是“集評”。這種“集評”是明清文獻刊刻的傳統,也是中國古代文學批評的一種方式。所以,集評并不是簡單將諸家評點匯輯于一書,具體操作中涉及到對評點者的挑選及評點內容的增刪等問題。將諸家評點匯輯一起,意味著將不同觀點、風格、審美趨向的評點匯輯于一處,給讀者提供廣泛全面的認知選擇的可能。高質量的集評需要集評者具備良好的批評意識、成熟的文學史觀念。4 本書集評以簡明為宗旨,對歷代名家評論,擇善而從,體現了田啟霖先生較強的甄別力和敏銳的學術洞察力。為說明本書“集評”之特色,僅選書中所選二文之“集評”,抄錄如下,以供斟酌。 

        

      其一,解縉《德者本也而出》 

      【集評】 

        

      蔡虛齋:吾觀國初,風氣初開,文體渾厚,獨解學士文采耀耀,光芒射人。段落自然,開闔轉宕,有古文體。 

        

      荊石筠:簡樸之中,自藏鋒穎。公以弱冠書生,佑定鼎而邀天眷,膽智固自不同。 

        

      徐越:獨云挈矩,蓋所治既廣,須有道以處置之,方能操約施博,應之不窮。蓋孝弟不背之心,家國同然而推之,便各遂其孝弟慈()之心,則必由國推到天下也。近科文字,合解者少,讀正希先生文字,及維斗先生評,可見后人,總不細心體會耳。 

        

      紫陽:挈矩之道,不在前數章,卻在治國平天下章。到此,是節次成了方用得。又月林云:挈矩者平其政以處之,斟酌劑量,有無窮之經制出焉。挈矩中,有處置周詳之妙,最講得細。 

        

      其二,岳正《今夫天一節》 

      【集評】 

        

      艾千子:山水,總歸天地生物。天地生物,總明至誠無息,步步回顧章旨,此所以為前輩也。今人據題講解,竟不知章旨矣。 

        

      楊維斗:四股中各用一句轉,一句結。后二股中,又各兩點天地,短簡之文,波勢無盡。 

        

      陸雯若:天地,生物,天地所生之山水,又自生物。總見不測之意。如題四比,以天地綰合至誠,以山水帶歸天地,承遞貫穿,四股只如一比。其筆法,從史遷作合傳得來。 

        

      李光地:不多一語,不余一字,制義至是時,理體具備矣。 

        

      方苞:文簡而理足,體方而意圓,四比中已開后人無限變化。參差之妙,不得以平易置之。 

        

      “集評”之目的在于“使四方之人因批釋以明其詩”,達到輔助閱讀、理解文意的效用。本書集評主要為兩類,一類是“通作者之意”5 ,如上文所引徐越、紫陽之評;另一類是“開覽者之心”6 ,如荊石筠、陸雯若、方苞之評。《集注》通過集諸名家之評為現代讀者提供更加全面的閱讀參考,使讀者閱讀中通過對諸家評點的研讀比較,加深對文本內涵的理解。 

        

      三、《集注》對八股文研究的貢獻及價值 

      本書按時間順序選錄明清歷科八股文會試墨卷,這些作品代表了明清各個時期八股文寫作的最高水平,縱觀整部作品,不僅突出了八股文的文本價值,而且展示了八股文其體屢變的過程,體現了五百年八股文創作的全貌及其文體文風發展演變的過程軌跡。 

        

      明朝八股取士從洪武三年開始,洪武到天順時期(1370-1464),從黃子澄的《天下有道,則禮樂征伐自天子出》、楊榮的《他人之賢》,可以看出這一階段的八股文文體特點,形式簡單,說理直接,對偶尚不工整,不注重格律,文章表達平淡自然。從成化到弘治時期(1464-1505),王鏊的《百姓足君孰與不足》、錢福的《修己以安百姓》等文章,議論平緩不迫,層層展開,結構緊湊,對偶工整,結構嚴密,音調和諧,基調圓熟,講究局勢法脈,較典型地體現出八股文已走向成熟。正德、嘉靖(1505-1566)以來,八股文名家名作云集,唐順之《此謂知之絜矩之道》、歸有光《天將以夫子為木鐸》、王世貞《天下大悅》等均出于這一時期。將古文作法融入八股文中,使八股文兼各家之長,是這一時期八股文創作的新特點。其文結構嚴謹,題緒清晰。各家行文或雄渾或敏妙或圓熟,流派紛呈,一派繁盛。到隆慶、萬歷時期(1566-1620),湯顯祖《故太王事獯鬻勾踐事吳》、陶望齡《孟獻子曰》等作家作品,把八股文由重義理過渡到重機發,古文和八股文有了更好的融合,正如方苞所說:“包絡載籍,刻雕物情,凡胸中所欲言者,皆借題以發之”7 。明代八股文的體貌特點及演變過程在《集注》中得到全面反映。八股范文的形成與明清社會政治、文學思潮的變化有密切的關系。田啟霖先生的《集注》選收文章完備,編制得體,為對比分析梳理八股文的發展脈絡提供了豐富、典型、脈絡清晰的史料。因之,《集注》對于研究八股文體式特點和演變過程具有重要史料價值。 

        

      對八股文的學術價值和藝術欣賞意義的認識,古今文人學者見解并不相同。清代的學者對八股文多有正面精辟的論見,如清代學者焦循認為八股文在中國文學史上應該有一席之地,他說:“有明二百七一年,鐵心刻骨于八股。……洵可繼楚騷、漢唐詩、宋詞、元曲,以立一門戶;……夫一代有一代所勝,舍其所勝,皆寄人籬下耳。余嘗欲自楚辭以下,至明八股,撰為一集。漢則專取其賦,魏、晉、六朝至隋,是專取其五言詩,唐則專錄其律詩,宋專錄其詞,元專錄其曲,明錄八股文。一代還其一代之勝。”8 清代末科探花商衍鎏說:“今日而欲條分縷析,將八股文之篇法、股法、句法、字法、煉句、修辭,種種而詳說之,萬語千言不能發其秘,窮年累月不能究其源。”9 

        

      近現代學者也有對八股文持肯定見解者,周作人說:“八股文不但是集古今駢散的菁華,凡是從漢字的特別性質演出的一切微妙的游藝,都包括在內,所以我們說它是中國文學的結晶。”10 啟功先生《說八股》中說:“由積弊引起的謔謚,不但這種文體不負責任,還可以說它是這種文體本身被人加上的冤案。”11 把八股取士的積弊加在八股文身上,確實是既不客觀也不公允的。現代文學史家張中行先生肯定說:“總之,由技巧的講究方面看,至少我認為,在我們國產的諸文體中,高踞第一位的應該是八股文,其次才是詩的七律之類。”12 

        

      但近代百年對八股文的研究整體是沉寂的,上述大家的看法不是學界主流。近百年來學界對八股文的研究基本是荒蕪一片,人們只知有八股文,但不知八股文究竟為何物,大多數學者對八股文所知茫然。近現代文學史著,對八股文的評論或者是鞭伐一片,或者是少之又少。八股文在學術領域被拋到歷史的垃圾堆中,對八股文深入研究客觀評價的學者十分罕見。當此舉步維艱之際,田啟霖先生卻獨步“八股取士”之舊境,盯住“八股文”之課題,耐定寂寞,勤奮耕耘,歷三十年而不輟,終于在八股文整理研究方面取得成績,在編著出版《八股文觀止》(海南出版社1994)、《中華百體文選·八股文卷》(中國文史出版社1998)的基礎上,又整理出版了《明清會元狀元科舉文墨集注》,在八股文文獻整理方面做出了重要貢獻。 

        

      總之,田啟霖先生《明清會元狀元科舉文墨集注》的整理出版,打破了近百年八股文研究的沉寂局面,為今后八股文的研究奠定了基礎,對近百年學界對八股文全盤否定的傳統觀點發起了挑戰,開始以新的視角重新審視八股文的學術地位和歷史價值,這勢必對今后中國政治史,思想史,科舉史,文學史的研究產生深遠影響。《集注》的出版在八股文的研究方面有開拓之功,代表了現當代八股文研究的新水平,是當代古籍整理的新收獲。 

        

      田啟霖(1939-),吉林大安人。曾從事中學教學多年,1985年調入白城師范專科學校(今白城師范學院前身)中文系,任古代文學教研室主任。 

        

      注釋 

      1[]張廷玉《明史·選舉志二》(第六冊),中華書局,1974,1693頁。 

        

      2王凱符《八股文概說》,中華書局,2002,28頁。 

        

      3田啟霖《明清會元狀元科舉文墨集注》,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16,5頁。 

        

      4曾紹皇《試論明清時期文學名著的“集評”現象》,《復旦學報》2012年第5,66頁。 

        

      5黃霖等《中國歷代小說論著選》(修訂本)(),江西人民出版社,2000,241頁。 

        

      6黃霖等《中國歷代小說論著選》(修訂本)(),241頁。 

        

      7王凱符《八股文概說》,中華書局,2002,52頁。 

        

      8劉乾先《中國古代常用文體規范讀本(八股文),吉林人民出版社,2004,40頁。 

        

      9商衍鎏《清代科舉考試述錄》,三聯書店,1958,228頁。 

        

      10周作人《中國新文學的源流》,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62頁。 

        

      11啟功等《說八股》,中華書局,2000,1頁。 

        

      12啟功等《說八股》,中華書局,2000,66頁。 

    极速时时彩平台极速时时彩主页极速时时彩网站极速时时彩官网极速时时彩娱乐 包头 | 迁安市 | 莒县 | 江门 | 张掖 | 北海 | 宁国 | 东海 | 黄山 | 咸阳 | 曲靖 | 青州 | 黄山 | 武夷山 | 河南郑州 | 宜昌 | 咸宁 | 柳州 | 雄安新区 | 肇庆 | 阿里 | 台湾台湾 | 常州 | 珠海 | 三明 | 宁波 | 吉林长春 | 山西太原 | 雅安 | 永康 | 建湖 | 荆门 | 深圳 | 宜昌 | 枣阳 | 杞县 | 伊春 | 醴陵 | 海北 | 大理 | 邯郸 | 汉川 | 禹州 | 信阳 | 自贡 | 改则 | 吉林长春 | 禹州 | 佳木斯 | 大丰 | 巴音郭楞 | 阿拉尔 | 顺德 | 吴忠 | 宣城 | 包头 | 公主岭 | 大兴安岭 | 象山 | 东方 | 靖江 | 开封 | 图木舒克 | 漯河 | 贺州 | 兴化 | 榆林 | 厦门 | 萍乡 | 图木舒克 | 邯郸 | 济源 | 汉中 | 达州 | 库尔勒 | 宜宾 | 屯昌 | 澳门澳门 | 鹤壁 | 长垣 | 台北 | 塔城 | 大理 | 铁岭 | 阿坝 | 梅州 | 乐山 | 桂林 | 贺州 | 保定 | 烟台 | 正定 | 玉林 | 雄安新区 | 甘孜 | 巴音郭楞 | 晋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