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ocsag"></menu>
  • <menu id="ocsag"></menu>
    <nav id="ocsag"><strong id="ocsag"></strong></nav>
  • <xmp id="ocsag"><menu id="ocsag"></menu>
  • <xmp id="ocsag">
    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中國文學網

    文風問題的學理思考

    張伯江

           文風問題首先是語言問題,正確的語言學導向,將促成良好的文風。長期以來,社會對語言學知識的普及重視不夠,對語言學原理的認識存在一定的偏差,這不僅對學科的健康發展有不利的影響,更重要的是,對全社會良好學風的培育也是個重大的損失。

      早在1951年,人民日報就曾發表社論《正確地使用祖國的語言,為語言的純潔和健康而斗爭》,為呂叔湘、朱德熙二位語言學家的《語法修辭講話》鳴鑼開道。這篇社論所倡導的語言的純潔性和規范化,實際上強調的就是文風問題,針對的是詞匯上濫用文言、土語和外來語,文理上不講究語法、修辭和邏輯,篇章結構上空話連篇、缺乏條理的問題。

      60多年過去了,文風問題不斷出現新的情況,我國的語言學研究也取得了重大進展,但是在改進文風的倡導中,語言學者的缺位,卻是個不小的遺憾。在筆者看來,現代語言學的一些重要學術觀念,會對文風的走向起到積極的引領作用。

      文風最為人們強調的是為什么人的問題,這是政治立場問題,也是語言立場問題。毛澤東同志曾說過:“共產黨員如果真想做宣傳,就要看對象,就要想一想自己的文章、演說、談話、寫字是給什么人看、給什么人聽的,否則就等于下決心不要人看,不要人聽。”這句話看似講的是政治立場,實則道出了深刻的學術原理。語言學家說:“語法是為適應他人心理表征的一種編碼形式。”你在組織一句話的時候,越是為聽者著想,傳遞信息效果就越好,越是忽視聽者,交際效果就會越差。說話寫文章,如果對象是與你熟識的小范圍的人,你們之間的交際信息壓力小,你當然可以選擇偏于典雅的、偏于通俗的等有特色的表達法;如果對象是廣大的受眾,你就要充分考慮到交際信息的強度,要盡量選用明白曉暢準確的語言形式,不能不負責任地一味“發揮個性”,說一些讓人聽不進去、聽不明白的話。某些干部“與新社會群體說話,說不上去;與困難群眾說話,說不下去;與青年學生說話,說不進去;與老同志說話,給頂了回去”,這就是交際效率失效的生動寫照。因此,說話為人著想,首先是一種科學的態度。

      說話寫文章,該不該用俗語,該不該用套話,這也是個有講究的問題。俗語在語言學中屬于“習語”的一種,人說話是離不開習語的。國外有些語言學家相信人天生就有組織句法的能力,但是很多實驗觀察不支持這個假說,更可靠的觀察是,人們更多的是從習語中學習語言的。習語的表達,簡潔生動,一句“擼起袖子加油干”勝過多少古板的抽象語詞組合成的句子?認知語言學派認為,我們的語言是離不開隱喻式的語言的,它以具象化的生動形式,能最大限度地喚起人們的心理認同,其效應遠遠強于常規的語言表達。任何有創造力的語言形式都會造成強烈的效果,但效果好的形式又容易被模仿,成為反復使用的“套路”。其實,人們喜歡使用現成的成套路的語言形式,也是語言使用的一個最自然的現象,語言學上管這種相對固定的、整體帶有一種特殊意義的格式叫“構式”。習語和套話,雖說都是語言的“構式化”機制在起作用,但一個是以具象化的生動性增強表達效果,另一個卻是因抽象化的空洞感大大折損了信息量的傳達。

      文風好不好,還有一個很直觀的形式特征,就是文句的韻律感和節奏感好不好。傳統的漢語寫作是很講究韻律之美的,古往今來傳世的佳句名篇大多是韻文,不過發展到近代,也顯現出文體死板的弊端。白話文運動興起后,立刻顯示出不拘一格、明白曉暢的新鮮活力,成為最具有表現力的自然文體。近百年過去,令人堪憂的是,在一些書面文體中,一些新的韻律束縛正在形成。尤其是公文中,盲目追求四字格式的用法愈演愈烈。這些四字格的詞語,不僅內容空洞,而且用得過多過濫,已經失去了具體問題的針對性,不僅不是漢語韻律風格的合理繼承,反倒成了令人厭煩的枯燥的外殼。語言的節奏感本來是語言美感的重要來源,但節奏過于死板就完全背離了語言的自然屬性。漢語最自然的節奏應該是單雙音節合理搭配、句子長度合理控制在十幾個字的格局,書面語體中既不使用少于四個音節的短句,也不宜使用一口氣讀不下來的大長句子。這里也有句法和語義方面的原理。一者,語言學家早就發現,一般來說,一個小句不能承載過多的新的信息,往往是只有一個新的信息成分,這就決定了一個韻律上的小句不會過長;再者,漢語研究者越來越清楚地看到,漢語的基本句法結構是以“話題—說明”為基本結構,而不是像許多西方語言那樣以“主語—謂語”為基本結構的,“話題”不像英語“主語”那么簡短,“說明”不像英語“謂語”那么復雜,這就造成了漢語的自然表述總是在一種長短相當、節奏勻稱的總體韻律格局中運行。它不像許多西方語言那樣過多地受支配關系和從屬關系的制約,基本上是平鋪直敘,這也就是為什么人們說漢語“行云流水”。疊床架屋式的復雜句子結構讓人厭倦,根本原因是背離了漢語最自然的固有形式。

      文風問題歸根到底是態度問題。毛澤東、鄧小平等老一輩革命家反復強調改進文風就是改進作風,習近平同志在《努力克服不良文風積極倡導優良文風》的文章中,再次對文風問題做了系統而深入的論述。改進文風的方向是求真務實,過去我們強調較多的是深入生活、腳踏實地,在這里我們想進一步指出的是,學理也是“實地”的組成部分,遵從學理就是腳踏實地的務實態度。

    极速时时彩平台极速时时彩主页极速时时彩网站极速时时彩官网极速时时彩娱乐 山南 | 阿勒泰 | 宁德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攀枝花 | 南平 | 吐鲁番 | 东营 | 铜川 | 莒县 | 玉林 | 宜都 | 广汉 | 仁寿 | 邵阳 | 眉山 | 无锡 | 泉州 | 运城 | 湘潭 | 高密 | 牡丹江 | 开封 | 孝感 | 湘西 | 柳州 | 如东 | 西双版纳 | 天门 | 邳州 | 黄山 | 凉山 | 瓦房店 | 德清 | 荆门 | 泸州 | 兴化 | 泗洪 | 克拉玛依 | 吉安 | 通化 | 灌南 | 莆田 | 正定 | 扬中 | 丽水 | 宝鸡 | 张北 | 泰安 | 清远 | 甘孜 | 永康 | 厦门 | 营口 | 和县 | 醴陵 | 台湾台湾 | 包头 | 防城港 | 厦门 | 丽水 | 东台 | 固原 | 茂名 | 三沙 | 四川成都 | 安吉 | 临沂 | 延安 | 石河子 | 四川成都 | 毕节 | 铜川 | 莱州 | 株洲 | 潍坊 | 徐州 | 平顶山 | 黔东南 | 新乡 | 海门 | 苍南 | 保亭 | 绥化 | 咸阳 | 岳阳 | 鸡西 | 禹州 | 来宾 | 长治 | 攀枝花 | 南京 | 连云港 | 襄阳 | 周口 | 濮阳 | 巴彦淖尔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