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ocsag"></menu>
  • <menu id="ocsag"></menu>
    <nav id="ocsag"><strong id="ocsag"></strong></nav>
  • <xmp id="ocsag"><menu id="ocsag"></menu>
  • <xmp id="ocsag">
    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中國文學網

    說“自己的話”——《學術一家言》自序

    杜書瀛

    我所謂一家言即說“自己的話”力避說“套話”之謂也 。

    當然“自己的話”不一定說得”。依俗見“套話”保險;假如不按套路發言,而說“自己的話”,很容易出”。,在一定的時代,錯話可能比“套話”價值。當年錢谷融違反當時的“套路”而大談“人學”,觸犯了某“套”天條,被批得狗血噴頭;然而最終歷史證明還是他的“錯話”富有真理性。

    也可能“錯話”真錯。那也沒有關系,科學實驗、學術研究常常是在“試錯”中發展的——就此而言,這真的“錯話”還是有貢獻的。

    “一家言”,不要求別人一定贊成。你說你的“一家言”,我說我的“一家言”,大家都說自己的話,和而不同,百花齊放,這是最好的學術局面。 “和實生物,同則不繼”,老祖宗的話一字千金,受用無窮。

    說自己的話,同說真話一樣,看來是件容易的事,其實在中國的一定時期并不容易——特別是在遍地套話滿嘴空話甚至假話連篇的時代。

    方外之人或問:說自己的話怎么不容易?

    答曰:因為自己沒有自己的思想,跟著模式說套話;時間稍長,成為習慣;久了,遂成自然。要突破固有的“套話”模式,實踐證明,有相當大的難度。像我這把年紀的“過來人” ,都有體驗。你不信?倘若翻翻近幾十年來印在紙上、擺在書架上的許多或厚或薄的書,看看報刊上的某些文章聽聽大會小會上某些人的講話自會得出一定的結論。積習頑固,不易改啊!改革開放以來,我的思想稍稍解放,逐漸試著說自己的話。

    “一家言”還意著努力說自己的“心”得和“新”得

    別人沒有說的,你需要重點說或大說特說;

    別人已經說過的,你就要盡量不說或少說(為了學術闡述的連接和承續,有些問題不能不略微敘及)

    別人說過而自己有疑義的,你則要花費筆墨和口舌說清道明,努力辯出個青紅皂白。

    除了努力說自己的話,還應該努力寫“活潑潑”的理論。

    一提“理論”,總與“高深”“晦澀”“難懂”聯系起來,覺得它有一副“不茍言笑”的“冷峻”的面孔,令人難以接近,甚至有點“可怕” ;更有甚者,覺得“理論”是教訓人的教條和打人的“棍子”。何以如此?部分原因,甚至大部分原因,是在我們某些搞“理論”的人自己身上——是一幫“歪和尚”把“理論”的經給念歪了。

    必須聲明:我絕非置身事外而僅僅批評別人,我首先罵的是我自己——我何嘗不是“歪和尚”之一呢,雖然我還未嚴重到“棍子”的程度。以往,包括我自己在內一些“歪和尚”的某些“理論”,常常“培養”和“訓練”出一般人對所謂“理論”的“畏懼”情緒。他們遇見“理論”會側目而視、重足而立。這是理論的悲哀。現在,我想痛改前非,祛邪歸正。在寫“理論”著作和文章時,我想盡量通“人情”(普通人之常情),說“人話”(普通人能夠懂的話) ,做到通情達理;盡量恢復“理論”的活潑潑的生氣,露出些笑容,把“理論”著作和文章寫得不那么干癟和枯燥。我想讓讀者知道我愛他們。讓他們知道理論家不是“教師爺”,理論也不是“棍子”。我想做他們可以拉拉家常的無話不談的朋友。

    我雖然提出“說自己的話、寫活潑潑的理論”的主張,但我自己并沒有做好。然而,我想做好。對我而言,這些主張,雖尚未至,心向往之。它們是我的愿景,是我努力的方向,是我前進的目標。在我有生之年,將照著這個目標往前走。近些年寫的幾本書,就是想說“自己的話”的實踐。勉力為之而已。

    本書所載篇什,也是我學著說“自己的話”,朝著這個目標前行而留下的部分腳印。

    再強調一遍:讀者所看到的拙文,只是我的“一家言”。我并不認為我的觀點一定正確,一定符合真理。其他學者完全可以提出他們的“一家言”。

    譬如,我提出“‘撥亂反正’,‘正’在哪里”的問題,就可能存在不同意見。有人認為,十年文革,我們的理論思想都被四人幫搞亂了,把原來“正”的東西搞“歪”了,現在只要“撥”到以前的“正”上去,就萬事大吉了。我說,不行。“文革”之前的“正”是真正的“正”嗎?五十年代批“現實主義廣闊的道路”論,“正”嗎?批巴人的人性人道主義和王淑明的人情,“正”嗎?批錢谷融的“文學是人學”,“正”嗎?總之,過去一直以為是“正”的那些東西,現在看起來并不那么“正”了。甚至過去寫在文件里的、作過決議的、印在書上的、權威的,也未必是真正的“正”了。退一步講,即使在當時是真正的“正”,那么,它還適用于現在嗎?那么,“正”究竟是什么?究竟在哪里?我認為:世上根本就沒有什么現成的先驗的“正”,它也不可能現成地、先驗地藏在過去、現在、未來的某個地方、某本書中、某個人的頭腦里,等著我們去尋找、去發現。世上如果有我們所說的“正”,它只能歷史地存在于發展著的現實實踐中,因而,它只能是歷史地發展著的、在實踐中變動著的,根本不可能有固定不變的、萬古長存的、適用于一切時代一切歷史階段一切歷史現象的“正”的模式和形態。檢驗現在正在進行著的事情是不是“正”、真“正”還是假“正”,只能靠現在正在進行著的客觀的歷史實踐和未來的歷史實踐,而不能是過去實踐中已經得出來的結論,更不能是書本,不能是權威,不能是經典作家——哪怕是最偉大的經典作家。

    再譬如,我提出建立人類本體論藝術哲學,認為我們以往的美學研究,大多數還是在舊的規范框定之下進行的,總覺得和當前急劇變化的現實,和正在發生蛻變、正在突破自身的現代人的生命運動,隔著一層什么。實踐向理論發起了挑戰,實踐“背叛”了理論。新的藝術實踐急切地要求藝術哲學進行變革、突破,要求建立新的規范、新的觀念。我主張建立新的美學,這就是人類本體論藝術哲學。因為,審美活動是人的生命活動的一部分,審美活動同人的自由的生命活動根本不可分離。藝術活動是人類本體論意義上的活動,是人的生命存在的特殊方式和形式。人類本體論藝術哲學并不排斥以往各派美學理論,而是充分肯定和吸取它們的合理因素,納入自己的體系之中。人類本體論藝術哲學將在開放中前進。這又是我的“一家言”,肯定存在著尖銳的不同意見甚至反對意見。然而,即使我的觀點不對,那也沒有關系,學術研究是允許試錯的。至少,我的觀點可以供人們討論、批判,或者可以供人們從反面進行思考、探索;況且,到目前為止我還并沒有認為自己的觀點是錯的。

    再譬如,目前關于何為文學?如何給文學定義?”學界存在兩種對立的觀點,一是本質主義的,追求文學絕對的、放之四海而皆準的、亙古不變的定義;一是打著反本質主義的旗號,否定文學可以定義。兩種觀點我都不贊成。我認為,文學雖然沒有極終的永恒的凝固不變的本質,但是卻有相對意義上的隨歷史而變化的本質;據此,在歷史的現階段,我給它的定義是:文學是以語言文字為媒介而進行的人類審美價值之創造、抒寫、傳達和接受。這個定義也是我的“一家言”。

    再譬如,我認為馬克思主義美學,從馬克思恩格斯,到列寧,再到毛澤東,經歷了一個一個發展變化的過程。馬恩的美學思想很豐富,很精彩。其最突出的是理論關節點和核心在現實主義,即真實地描寫現實,創造典型環境中的典型性格。到列寧,隨著歷史的發展、形勢的變化,美學(文藝思想)也發生了重要變化。列寧的著眼點不再是馬恩當年強調的現實主義、寫真實、創造典型環境中的典型性格,而是突出強調“黨的文學的原則”,即文學事業要成為黨所開動的革命機器(黨的整個革命事業)的“齒輪和螺絲釘”——列寧把馬克思主義的現實主義美學變成無產階級政黨政治美學。列寧美學(文藝思想)的一個最為人稱道的地方是它的民眾性,眼睛向下,看到廣大人民群眾的利益,鮮明提出“文學要為千千萬萬勞動人民服務”。這與以往美學中自覺不自覺表現出來的貴族性、精英性是截然對立的,這也是它之所以得到那么多人贊同和擁護的根本原因。就此,我要為列寧美學大唱贊歌。毛澤東是列寧美學最忠實且富有創造性的中國繼承者、傳播者、發揚光大者、發展者和積極實踐者。毛澤東最有代表性的美學(文藝思想)論著首推《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這也是當時中國社會歷史的產物。我把這篇《講話》看作是列寧《黨的組織與黨的文學》基本思想的中國版;列寧當年強調的政黨政治美學的主要之點,毛澤東用中國共產黨人和中國老百姓容易接受的語言加倍強調出來。

    再譬如,我認為:“全球化”與“全球化時代”,二者不能完全等同;勿寧說,它們是兩個既有聯系又有很大區別的概念。從最寬泛的意義上說,全球化,人類產生以來就一直進行著,但速度極為緩慢。資本主義時代,全球化加速發展,但那時有“全球化”,卻算不上是真正意義上的“全球化時代”。20世紀末至21世紀,電子媒介和互聯網的產生和發展使“時代”大變樣,世界才真正開始進入“全球化時代”。“全球化時代”的顯著特征是什么?第一,“全球化時代”反對建“隔離墻”。全球化,就要打破阻隔,掃除障礙,實現全球大融通。“全球化時代”是空間界限崩塌、全球大融通的時代。第二,“全球化時代”反對“單邊主義”。全球化,并非將世界“單邊化”、“格式化”、“一律化”。“全球化時代”是多邊化、多元化、多樣化、無限豐富多彩的時代,是馬克思在《評普魯士最近的書報檢查令》中曾說的令人賞心悅目的千姿百態和無窮無盡的豐富寶藏”的世界。這是我對“全球化”與“全球化時代”的理解,屬于“一家言”。

    再譬如,我認為,從古到今,文學以這三種形態存在:口語文學、書寫文學、網絡文學。它們基本上是歷時性的,但也具有某種程度的共時性——后來的文學形態產生或成為主流之后,以前的文學形態并沒有完全消失,它們在長時間里處于某種共存狀態。

    再譬如,我還提出“作者寫自己,讀者讀自己”的觀點,認為凡是成熟的作家、形成了自己獨特風格的作家,都是既“寫現實”,又“寫自己”。凡是真正的閱讀,都是既“讀書”,又“讀自己”。這個觀點,特別是“讀者讀自己”,也可能是許多人并不贊成的。一家言而已。

    此外,我還對文藝美學、傳記文學、如何對待馬克思主義、怎樣看改革開放四十年的成就等等問題,提出了自己的觀點。我努力不說套話、不說空話,而說自己的話。提倡說自己的話,這應該是一種時代趨勢,成為一種社會風尚。我反對學術上那種“只此一家,別無分店”的真理霸權主義。

    我希望學術界的同仁都敢于提出自己的“一家言”,相互討論,相互辯駁,這樣,學術才會有新的火花迸發出來,才會進步,才會發展。這才是真正的學術繁榮。

    說到學者敢于提出自己的“一家言”、相互討論、相互辯駁的學術氛圍,我忽然想到哈佛大學校長巴科(或譯白樂瑞Lawrence S. Bacow)2019年3月20日在北京大學的演講。他說:追求真理需要不懈的努力。真理需要被發現,它只有在爭論和試驗中才會顯露,它必須經過對不同的解釋和理論的檢驗才能成立。這正是一所偉大大學的任務。各學科和領域的學者在大學里一起辯論,各自尋找證據來支持自己的理論,努力理解并解釋我們的世界。”他還說:“追求真理需要勇氣。在自然科學中,想要推動范式轉移的科學家常常被嘲諷,被放逐,甚至經歷更大的厄運。在社會科學和人文學科里,學者們常常需要防備來自各個方面的政治攻擊。正因為這樣,開創性的的思想和行動往往是從大學校園里開始生長。改變傳統思維模式需要巨大的決心和毅力,也需要歡迎對立觀點的意愿,需要直面自己錯誤的勇氣。偉大的大學培養這些品質,鼓勵人們傾聽,鼓勵人們發言。不同想法可以切磋,也可以爭論,但不會被壓制,更不會被禁止要堅持真理,我們就必須接受并欣賞思想的多元 對挑戰我們思想的人,我們應該歡迎他們到我們中間來,聽取他們的意見。最重要的是,我們必須能夠敏銳地去理解,但不急于作出評判。 巴科校長的這些話,特別是所謂在爭論和試驗中”發現真理,所謂“改變傳統思維模式需要巨大的決心和毅力,也需要歡迎對立觀點的意愿,需要直面自己錯誤的勇氣”,所謂“對挑戰我們思想的人,我們應該歡迎他們到我們中間來,聽取他們的意見”云云,是有啟示意義的。

    當然,在中國的學界,首先要倡導學者毫不畏懼地說“自己的話”,理直氣壯地說真話,義正辭嚴地反對假話。關于假話,這里我還想嘮叨幾句:假話比套話、空話更丑惡、更可恨。今日種種造假現象令人發指。學術界的論文造假、考試作弊至今屢見不鮮;經濟數據的造假也不可忽視。譬如證券界的造假十分嚴重。2019年3月9日深夜,人民日報官微發表評論稱,“管管割韭菜的趙薇們!”趙薇到底什么情況?《中國經濟周刊》曾多次報道,現在來個劇情回放之《小燕子傳奇之空手套白狼》:2016年,趙薇掌控的龍薇傳媒號稱出資30億元收購萬家文化(現“祥源文化”,證券代碼600576),但趙薇從自己口袋只拿出6000萬元,其余30億元全是借來的。隨后,證監會調查顯示,龍薇傳媒在信息披露上存在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以及重大遺漏等違規違法行為。一句話:謊話連篇。范冰冰等演藝界人士偷稅漏稅驚人,國人為之咋舌。還有,近年來出現一個奇怪現象:地方GDP總和老是大于全國GDP總量例如,2013年中國31個省份GDP總和約為63萬億元,超出全國GDP總量約6.1萬億元。2014年這一差距雖然有所縮小,但31個省份GDP總和仍超出全國GDP總量約4.78萬億元。2016年地方加總的地區生產總值就比全國數據高出3.6萬億元。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在2018年1月18日國新辦的發布會上表示“對于少數地方、少數企業、少數單位存在的弄虛作假和統計造假行為、統計違法違規的現象,不管是虛報、瞞報,還是拒報,都要依法依規處理。” 造假,說假話,貽害歷史,貽害全民,必須全民共討之!必須把它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讓套話、空話、假話見鬼去吧!

    我想,一定有志同道合的學人,與我同行。

    朋友,你愿做我的同道嗎?

                    2019年1月8日初稿,2月13日修改,3月22日再改

    极速时时彩平台极速时时彩主页极速时时彩网站极速时时彩官网极速时时彩娱乐 琼中 | 淮北 | 濮阳 | 黄山 | 渭南 | 大庆 | 昭通 | 漳州 | 如皋 | 固原 | 六安 | 资阳 | 丽水 | 新乡 | 台山 | 随州 | 黑河 | 迪庆 | 防城港 | 梅州 | 许昌 | 曲靖 | 包头 | 贵州贵阳 | 建湖 | 屯昌 | 汕头 | 和县 | 茂名 | 吉林 | 日喀则 | 来宾 | 阿坝 | 马鞍山 | 济源 | 无锡 | 丽江 | 海西 | 桓台 | 梅州 | 百色 | 广元 | 海南 | 克拉玛依 | 舟山 | 衢州 | 海南 | 娄底 | 临夏 | 临汾 | 中山 | 海西 | 克拉玛依 | 定安 | 池州 | 孝感 | 崇左 | 深圳 | 云浮 | 陕西西安 | 营口 | 巴中 | 吐鲁番 | 江西南昌 | 德清 | 云浮 | 正定 | 云浮 | 阜新 | 沭阳 | 广元 | 绵阳 | 深圳 | 东营 | 延边 | 中卫 | 海拉尔 | 潮州 | 泰安 | 天水 | 蓬莱 | 枣庄 | 海拉尔 | 高密 | 乐平 | 枣阳 | 高密 | 海北 | 招远 | 钦州 | 庆阳 | 莱州 | 昭通 | 瓦房店 | 涿州 | 晋江 | 株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