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ocsag"></menu>
  • <menu id="ocsag"></menu>
    <nav id="ocsag"><strong id="ocsag"></strong></nav>
  • <xmp id="ocsag"><menu id="ocsag"></menu>
  • <xmp id="ocsag">
    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中國文學網

    東瀛學人印象記

    黃進興

    上一世紀,歐美學者經常假道日本漢學了解中國文化,這一特征已經是學術界的常識了。而在我問學的過程中,有幾位日本學者在心目中烙下深刻的印象,容值一志。

    第一位便是島田虔次(1917—2000)。1982年的夏天,緣陳榮捷前輩的推薦,我得以參加在夏威夷舉辦的“朱子會議”。當時日本的代表團陣容堅強,例如:東京大學的山井涌(1920—1990)、溝口雄三(1932—2010),日后都變成忘年之交,容后再敘。但最引人注目的,當是京都大學的島田先生。此翁在國際漢學界久享清譽,向來罕見露臉會議,因此一出席便惹起些微騷動。

    因為他曾在大陸讀過中學,因此,中文口語相當流利,頗便交談。島田為人溫文儒雅,對后進親切有加。記得在幾次會談中,他毫不保留地推崇余老師的學問,允為當代中國學人的祭酒;即使他與余老師在個別的學術觀點不盡相同,舉個例,“文字獄”對清代學術的影響,二位便有不同的估量。他來參加這次會議的目的,意在與余先生當面切磋,擬如朱子所言:“舊學商量加邃密,新知培養轉深沉。”可是余老師日常作息,屬于晏起一類;幾日下來,二位竟無緣會面,經小輩奔走其間,方才促成了中日“朱陸之會”的情誼。

    日后(1988),島田先生曾到新竹清華大學給予一系列的演講。有回剛好我也到清華上課,碰巧落腳同一學舍。晚上驟雨,遠處傳來陣陣的悶雷,島田教授和她夫人衣衫微亂,匆匆從住房沖出來,問我是否打仗了?經我解釋后,方才釋然,滿臉尷尬。此一唐突的反應,不知是否和他在戰時經驗有關?該時頗為納悶。后來仍有魚雁往返,向其請益。晚年他身體欠佳,1997年,以耄耋之齡榮授日本學士院院士,很是替他高興;雖說實至名歸,卻是遲來的榮譽。按日本學士院院士乃依科目逐一遞補,非隨時得選。毋怪后生的田仲一成(1932— )竟以自己“七十少院士”自豪。

    在日本學界,東大和京大乃是人盡皆知的勁敵,長期兩相抗衡,人文領域自不例外。該時島田先生被視為京都學派的掌旗者,溝口先生則是東大陣營的佼佼者。他們的學風從各自的代表作,得略窺一二。島田的成名作:《中國近代思維的挫折》(中國における近代思惟の挫折 1949,改訂版 1970),以理念分析見長,馳譽學界;溝口則擅長以社會、經濟背景,襯托思想的流變,他的名著《中國前近代思想的屈折與展開》(中國前近代思想の屈折と展開 1980)即是例證。他的思路顯然與島田針鋒相對。而后,溝口一再強調應把研究中國當作一種別有特色的方法(方法としての中國,1989),顯然帶有另辟蹊徑的用心。

    1984年,新竹清華大學舉辦“中國思想史會議”,日本方面除了溝口,另外以闡發“氣的哲學”知名的山井涌先生等均來與會,遂愈有機會與其多接觸。尤其在我研究孔廟文化的過程中,倘有成著,便呈請二位先生賜教,他們也投桃報李回贈彼此的新作,毫不介意日本書籍的昂貴。有天,溝口回函,嘉許孔廟課題意義非凡;卻為日本學人所忽略,很不可思議。可見他對后輩從不吝惜予以鼓勵。有次,他來新竹清華大學客座。陪他到街上閑逛,發現他逢廟必拜,十分虔誠,與他平時論學的理性執著,截然兩樣。據說,有回上臺北宴會,碰到日本方面人員責難他既為國立東大的教授,應屬“公務人員”,到此地來講學,為何事先沒通報?惹得他十分不悅。逢假,返回日本,他竟到外務省拍桌子,其對學術獨立的堅持蓋如是。在日本學界,他亦是以特立獨行著稱。

    我擔任史語所所長時,田仲一成前來洽談與“東洋文庫”之間合作的事宜,相談甚歡。田仲先生一望似鄉下士紳,居中他提到當選院士已年近古稀(七十)。我稍顯訝異,他遂解說平均當選日本學士院院士多必須到八十左右,不啻等于中國科舉的“五十少進士”了。之后承蒙他賜閱不少中文的譯作,才知道他乃是研究中國戲劇史的權威,以結合古典文獻和田野考察著稱,研究取徑獨樹一幟,甚有建樹,在日本研究古典中國文學舉足輕重。

    在哈佛求學的期間,結識友人——渡邊浩(1946— )。他適獲日本基金會的獎助,前來從事兩年的研究;雖說他已是東大助教授,我才是博士生,因一見如故,常相往來。每星期我們總是有一回共進午餐,品評時下學術與人物,交換有無。兩個東方人的共同觀感是:美國的漢學輕靈有余,厚實則不足。

    美國結業之后,造訪東京,甚受渡邊先生款待。東大教授薪資有限,他竟不惜破費,招待我去銀座享受高檔的懷石料理,讓我吃得心驚膽跳,惴惴不安。完了,二次會又去小樂坊傾聽法國香頌,蓋渡邊對法國文化情有獨鐘。渡邊先生還曾帶我至家里品嘗夫人親手做的鹿兒島料理,令我受寵若驚。鹿兒島料理有點像臺菜,燜煮的東西居多,也是人生另番的“美味關系”。

    1984年,我在臺北參預會議籌辦,原有邀約渡邊先生前來共襄盛舉,但大會復邀了當時聲名大噪的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 1952— ),讓渡邊一改初衷,遂來函婉拒與會。原來他對福山的“歷史終結論”(the end of history)甚不以為然,竟似全為西方資本主義張目。我自然是尊重他于學術一絲不茍的堅持。

    不久,獲知他接任恩師丸山真男(1914—1996)的講座。案,丸山真男乃是二次戰后,日本最受矚目的人文社會學者,地位崇隆無比。有趣的是,渡邊的貢獻卻是以解構、修正丸山的假說而大獲盛名。之后,他一路晉升東大法學院院長、副校長,又展現了他行政方面的長才。有回,再次和他在銀座用餐,該食堂以天婦羅遠近馳名。店老板獲悉渡邊乃東大名教授,從頭到尾陪侍,極盡禮數。東大學者的魅力,于是充分體會。

    2017年他受邀到史語所擔任“傅斯年講座”,復發生一件趣事。講演之前,我跟他提及當今日本史學泰斗斯波義信(1930— ),在2003年給完“傅斯年講座”,返日不久,隨即膺選學士院院士,他也有可能步其后履。渡邊斷然以英語回答:“Absolutely not !”(絕對不可能!)有幸我一語中的,事實是渡邊回去不到一星期,日本友人就電傳了他當選學士院院士的捷報。斯波、渡邊兩代學人前后輝映,不啻為學壇佳話。

    初次和夫馬進(1948— )教授見面,是在復旦大學文史研究院慶祝成立六周年的紀念會。我雖久聞其大名,卻從未謀面。席間,夫馬先生告訴我,他早就認識我了,令我非常訝異。原來他的業師剛好是島田虔次。有次他擬前往哈佛大學訪問,和島田辭別;沒想到他老師一轉身,取了一本小冊子:《哈佛瑣記》,囑他臨行前參閱,因此他便知道無名的我。由于他在明清史,聲譽卓著,屬于直言無礙型的學者。之后我便邀請他擔任史語所的學術咨詢委員。有次在每兩年一度的學咨會中,有兩位美國學者侃侃建言,夫馬閉目養神,狀似睡著,突然醒來發言,逕謂我們應該多多吸收日本漢學的成果才是,氣氛突然異常凝重,頗是尷尬。

    后來我便從善如流,在所長任內最后一年,敦請他與渡邊浩教授擔任年度的“傅斯年講座”,以增進對日本學術的了解。兩次系列講座,果不失所望,見解新穎,他山之石,可以攻錯,聽者受益良多。

    要之,夫馬先生勇于開拓新領域,具有高度的原創力。二十年前攸關“中國善會善堂的研究”,即一新學界耳目。這回朝鮮燕行使、通信使的探討,貫穿東亞文化區的研究,自是不意外。有趣的是,夫馬此番致贈我的禮物仍是他的《朝鮮燕行使と朝鮮通信使》(2016版)。其實,之前他已經致贈過我一冊(2015版),唯一不同的是封面上多了一條書簽,赫然印著“德川賞”,這乃是日本史學會首回獎賞中國史的著作,委實為殊榮。但夫馬私下偶有感發,目下日本漢學青黃不接,難以維持往日榮景。我對己方也有同樣的憂心。

    哲學方面,除了前輩山井涌,我只認識吾妻重二(1956— )一人。1995年,我以傅爾布萊特(Fulbright)資深學人身分,受邀至普林斯頓大學訪問,剛好遇到吾妻夫婦也在普大停留。他曾到北大問學馮友蘭(1895—1990),算是馮門弟子吧!他的專業是宋明理學和日本儒學,思路清晰,行文嚴謹;撇開己身的著述之外,也日譯了馮氏的《中國哲學史》《馮友蘭自傳》,其對先師的敬重若此;故獲授馮友蘭學術研究獎。后來接續又迻譯了不少中國古典的典籍,若《朱子語類》(部分)、朱子《家禮》、甚至是新儒家熊十力的《新唯識論》等,這種扎實的功夫,非有極嫻熟的中文底子絕難成事,令人佩服萬分。吾妻也是胸前掛滿了勛章,得獎連連的學者,例如“日本中國學會賞”。

    有回到關西大學講演,好友吾妻明了我貪吃日本食物,參觀完祇園之后,遂前去一家預約許久的小館,品嘗京都料理,中有一道鮮烹小魚,美味可口,唇齒留香,至今回味,仍垂涎三尺呢!概可謂為“理性與感性”之旅吧!

    极速时时彩平台极速时时彩主页极速时时彩网站极速时时彩官网极速时时彩娱乐 延边 | 株洲 | 巴彦淖尔市 | 澳门澳门 | 那曲 | 营口 | 威海 | 商洛 | 湘潭 | 慈溪 | 宁波 | 日喀则 | 运城 | 博尔塔拉 | 台南 | 宿迁 | 定州 | 湘西 | 三门峡 | 丹阳 | 江西南昌 | 淮南 | 博尔塔拉 | 滕州 | 瓦房店 | 海安 | 琼中 | 保定 | 塔城 | 绍兴 | 寿光 | 平潭 | 湖州 | 白城 | 杞县 | 白山 | 灌云 | 日喀则 | 德清 | 库尔勒 | 巴中 | 遵义 | 信阳 | 澳门澳门 | 娄底 | 焦作 | 仁寿 | 肇庆 | 任丘 | 醴陵 | 贵州贵阳 | 吴忠 | 新乡 | 阿拉尔 | 漯河 | 安康 | 海安 | 张北 | 萍乡 | 塔城 | 辽阳 | 博尔塔拉 | 宝应县 | 孝感 | 石嘴山 | 燕郊 | 永新 | 淮安 | 永州 | 白山 | 随州 | 昌吉 | 通辽 | 绍兴 | 双鸭山 | 江西南昌 | 邳州 | 龙岩 | 丹东 | 汉中 | 大庆 | 济源 | 杞县 | 台山 | 兴安盟 | 临汾 | 海西 | 宜都 | 韶关 | 曲靖 | 滁州 | 大同 | 神木 | 文山 | 通辽 | 长兴 | 三河 |